必赢56net手机版_www.56.net_56net亚洲必赢官网欢迎您!!!

他是明朝帝师镇守关外功勋赫赫却最终自杀殉国

来源:https://www.wzchild.com 作者:人文科学 人气:60 发布时间:2019-01-23
摘要:在清朝乾隆年间官修《明史》中,共有120个列传,每个列传里面都若干个人的传记,少的两三人,多者十余人,可是只有一个列传是为一个人所作。此人不是徐达,不是刘伯温,不是王

  在清朝乾隆年间官修《明史》中,共有120个列传,每个列传里面都若干个人的传记,少的两三人,多者十余人,可是只有一个列传是为一个人所作。此人不是徐达,不是刘伯温,不是王守仁,不是张居正,不是袁崇焕,也不是史可法,而是孙承宗。

  即便在满是“黑料”的《明史》里,孙承宗依旧充满光辉,足可见传主孙承宗在历史上的地位。

  孙承宗是与辽宁(大部分区域在明代称为辽东)有重要关联的名人,官至东阁大学士、兵部尚书的他督师关外三年多,为拯救明朝辽东危局、拱卫关宁锦防线做出了重要的历史贡献。

  孙承宗,字稚绳,号恺阳,明代南直隶高阳(今河北省高阳县)人,生于嘉靖四十二年(1563)。史书记载,孙承宗少时相貌奇伟,“铁面剑眉,须髯戟张”,熟悉他的人预言此人必成大器。

  万历六年(1578),年仅15岁的孙承宗考中秀才,而后,孙承宗先后在大理寺右丞姜壁和兵备道房守士等朝廷官员家中作家庭教师,逐渐接触官场。

  万历二十一年(1593),孙承宗入国子监读书,次年中举人。后来,房守士升任大同巡抚,孙承宗以家庭教师身份随行。大同是当时明朝的重要边镇、“九边”之一,孙承宗在这里教书之余,对军事产生了浓厚兴趣,曾到大同东的白登山、涞源的飞狐关等地游历,结交当地仗义之士,还与戍守的老兵们访问交谈,切磋戍边之道。

  万历三十二年(1604),孙承宗参加殿试,考中进士第二名即榜眼,授翰林院编修,从此在翰林院任职长达十年,从事文字工作。

  十年中,孙承宗针对朝政写了不少奏章,劝谏万历皇帝发愤图强,还为许多地方的地方志撰写序跋,并且主持了应天府乡试和万历三十八年的会试,这次会试意义不同寻常,钱谦益、傅宗龙、陶崇道等后来的著名政客都是从这次会试中脱颖而出的,可见孙承宗的慧眼识才。

  万历四十二年(1614),孙承宗升任右中允兼翰林院编修。万历四十七年(1619)升任左谕德兼翰林院侍读,开始辅导当时的皇太子朱常洛学习。从孙承宗的仕途来看,他早期为官期间晋升速度并不快,真正出现人生转折,是从成为天启皇帝老师开始的。

  万历四十八年(1620)九月初一,在位仅一个月的泰昌帝朱常洛驾崩,其年仅15岁的儿子朱由校即位,是为天启皇帝,孙承宗升任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读,成为天启皇帝的老师。

  此时已经57岁的孙承宗,迎来了政治上的春天。天启元年(1621)三月,孙承宗升任詹事府少詹事(正四品)仍兼翰林院侍读。天启二年(1622)正月,孙承宗升任礼部右侍郎(正三品)仍兼翰林院侍读,仅仅一个月后,孙承宗飙升为兵部尚书(正二品)兼东阁大学士,进入内阁中枢,四个月后,天启二年六月,孙承宗又授以太子太保(从一品)。

  据说孙承宗为天启皇帝上课时,每次叙事分析都“激切恺直”,皇帝听完后经常情不自禁地说:“心开!”因此对他特别器重。孙承宗凭借“帝师”的地位,迅速进入明朝的政治权力中心,并成为朝廷中“东林党”的骨干成员。

  孙承宗的迅速晋升,与当时明朝在山海关外的军事形势有重要关系。天启元年(1621),辽阳、沈阳相继被后金占领,知晓军事的孙承宗被朝臣们推举担任兵部侍郎,但天启皇帝舍不得孙承宗离开,拒绝了廷臣们地请求。

  天启二年(1622)正月广宁(今辽宁省北镇市)失守后,天启皇帝焦虑万分,这才提升孙承宗为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直接参与辽事。

  孙承宗临危受命,上疏条陈当时军事体制与作战指挥上的弊端,谋求改革,主要内容有:“兵多不练,饷多不核”、“ 以将用兵,而以文官招练;以将临阵,而以文官指发;以武略边,而且增置文官于幕府”,“以边任经、抚,而日问战守于朝”,既指出了弊端也提出了改进措施,表达了他的军事思想。当孙承宗得知辽东经略王在晋决定在山海关外的八里铺筑城进行防守时,感到在此地筑城“非策“,并提出亲自去实地考察。

  六月二十六日,孙承宗由兵部主事(相当于国防部处长)鹿善继等陪同,抵达山海关,就防御问题同王在晋展开了激烈辩论。王在晋不听劝告,执意要在八里铺筑城,两人争论得不欢而散。孙承宗觉得事关重大,没有立即作出决断,他出关察看形势。

  出关后,孙承宗确定了坚守宁远的方略,回京后给天启皇帝上疏,阐明在宁远重新筑城(原城垣在隆庆年间毁于地震)的意义。几天后,孙承宗利用给皇帝侍讲的机会,当面提出“在晋不足任”,应予撤换。

  天启二年(1622)八月,王在晋被免去辽东经略的职务。孙承宗自请出任经略,他豪迈地说:“经略去矣,代者将之奈何?与其以天下之大付之不可知之人,不如以天下之大付之不可知之我!”天启皇帝非常满意,当即批准由孙承宗以原官督山海关及蓟、辽、天津、登、莱诸处军务。

  可以说,这个“督师”的权力比经略还大。九月二日,孙承宗到山海关正式“视事”。上任后,孙承宗以总兵江应诏定兵制、监军袁崇焕修营房、总兵李秉诚练火器,还命令司务孙元化筑炮台、游击将军祖大寿驻觉华岛负责粮饷与器械。

  孙承宗督师蓟辽后,把防务部署得井然有序。还在孙承宗到山海关督师不久,孙承宗认为,“失辽左必不能守渝关(山海关),失觉华、宁远必不能守辽东……宁远、觉华果否扼要当冲,非亲度不可见。”

  他上奏皇帝:“臣敢再阅三百里情形,以悉守之略”。遂决定再次出关巡视防务。天启三年(1623)九月十二日,孙承宗到达宁远卫,他经过实地勘查,感到宁远城依山面海,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当地军民抗敌意志坚定。由此,孙承宗更坚定了自己对守宁远的判断和洞察力。

  孙承宗鼓励袁崇焕、满桂、祖大寿等将领,尽快修筑城墙,加强练兵,护卫疆土。九月十三日,孙承宗不顾劳顿,偕诸将登船去觉华岛巡视,一直到十五日离开觉华岛。这次巡视之后,孙承宗给天启皇帝上奏《奏报关东情形疏》,将关外防务情况具实上奏,并指出应在哪里加强和改进。

  孙承宗决计守宁远,命祖大寿具体负责修城,并令驻军尽速恢复山海关至宁远沿线被焚弃各城。召辽人回故居,垦荒屯田,重建家园。又发展采煤、煮盐、海运等事业,以充实民力,确保军需。

  重修后的宁远城于天启四年(1624)完工,成为关外第一重镇。宁远城竣工后,孙承宗调袁崇焕镇守,在袁崇焕的精心治理下,宁远“商旅辐辏,流移骈集,远近望为乐土”,成为一座进可攻、退可守的军事重镇。

  天启五年(1625)夏,孙承宗与袁崇焕计议,遣将分据锦州、松山、杏山、右屯及大、小凌河各城,修缮城郭居住。这样,将明军的实际控制区域由宁远又向前推进二百里,使宁远成为“内地”,再加上宁远至山海关二百里,共为四百里,形成了以宁远卫中心的宁锦防线。

  三年多时间里,孙承宗重用袁崇焕等一大批忠直的文武官员,使辽东边务面目焕然一新。史书评价称:“自承宗出镇,关门息警,中朝宴然,不复以边事为虑矣”,可见孙承宗对明朝社稷安定贡献尤甚。

  在孙承宗督师蓟辽以后的天启二年九月至天启六年初,辽东有三年多没有战事,防务重振、民心安定。史书这样记述孙承宗这短短三年多的功绩:“修复大城九,城堡四十五;练兵十一万,训练弓弩、火炮手五万;立军营十二、水营五、火营二、前锋后劲营八;造甲胄、军事器械、弓矢、炮石、渠答(守城的擂石)、卤盾等数万具。另外,拓地四百里;招集辽人四十余万,训练辽兵三万;屯田五千倾,岁入十五万两白银。”

  可见,孙承宗对巩固和延续明朝对山海关外的统治,功不可没。是孙承宗力主和坚持,使明军营造了一条令后金军队望而生畏的关宁防线,为后来的宁远大捷和宁锦大捷奠定了基础。孙承宗制定的稳固防守,逐步前进,渐图恢复的基本战略,使局势一度发生了很大变化,明朝军队在山海关外逐步从守势转为攻势,从被动转为主动。

  孙承宗堪称军事家。孙承宗作出了将战车、舰船和火器结合在一起的创举,创建了以热兵器为主要杀伤手段的十二车营和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支以火器为主要装备的海军,还组建了从海上登陆作战的两栖部队,并与鹿善继、茅元仪合著了专门论述火器车战术技术的军事著作《车营扣答合编》。他还用计成功策反了努尔哈赤的养子刘兴祚归顺明朝,为以后收复失地创造条件。

  孙承宗对明末宁远卫的复兴并成为辽东军事重镇,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作用。孙承宗督师关外的三年多时间里,由于公务繁忙,经常到各地巡视防务,有关他在宁远城的生活情况,史料记载很少。

  其实,孙承宗经常居留在宁远城内,宁远卫的蓟辽督师府,就是孙承宗督师蓟辽后修建的。督师府修竣时,孙承宗曾欣然作《宁远督师府新成适朝命至鹿司马有作答之遂柬马大将军》:“一年两度入宁阳,千里重开建节堂。几拊春松歌白雪,还依秋菊傲清霜。周家大业彤弓旧,汉室元功带砺长。最喜马隆饶意绪,偏厢不独下西凉”。

  这首诗是宁远蓟辽督师府刚刚建成时,刚巧朝廷有命令到来,又收到部下鹿善继的诗作,因此写此诗作答。“马大将军”系指何人,待考。因孙承宗是河北高阳人,后来他的奏章、杂记和诗文等结集付印时,按古代文人的习惯,取书名为《高阳集》,此诗也收录到《高阳集》中。

  阉党头目魏忠贤开始祸乱朝政,他害怕孙承宗在边疆立功,影响他在朝中专权,遂想方设法为孙承宗制造障碍。阉党先是攻击孙承宗倚重的登莱巡抚袁可立,使其在天启四年罢官,使孙承宗失去左膀右臂。

  天启五年,魏忠贤一伙加重攻击孙承宗的力度,向皇帝诬陷孙承宗拥兵向阙,叛逆显然”,但因为天启皇帝对老师感情很深,因此对阉党的言辞没有理睬。

  天启五年(1625)八月,发生了柳河之役(柳河位于盖州附近),明军战败,战死四百余人,史称“柳河之败”,其实是孙承宗部将马世龙背着孙承宗所发动的一次冒险进攻,不过是小规模的接触,胜败不影响整个战局,但阉党得知消息后如获至宝,借此围攻马世龙,并参劾孙承宗,孙承宗气急,连上二疏,自请罢官,是年十月回乡赋闲。

  天启皇帝对恩师礼遇有加,圣旨是写批准孙承宗“回籍养病”而不是免职,为了掩人耳目,皇帝还特意为回乡的孙承宗“特进光禄大夫”,赐以银两和彩缎,还派专人送他回故里。

  努尔哈赤听说孙承宗罢官,十分欣喜,于天启六年(1626)正月率军进攻宁远,新任辽东经略高第不敢守卫宁远,下令撤兵到山海关。若不是袁崇焕率兵拼死守卫住宁远,孙承宗苦心经营三年多的关宁防线差点功亏于溃。

  崇祯二年(1629),皇太极率军避开关宁锦防线,绕道内蒙,攻陷大安口、龙井关,相继攻陷遵化、迁安、滦州、永平,直指北京,在危难之际,朝廷再次起用孙承宗,“诏以原官兼兵部尚书守通州”,统筹全局。

  孙承宗首先晓以大义,安定了军心。其后协调各路军队,联合行动,经数月艰苦作战,取得“遵永大捷”,并于崇祯三年(1630)五月将后金军驱逐出关。

  崇祯四年(1631)正月,孙承宗带病出关巡视,他仍坚持以积极防御为主的方针,继续加强宁锦防线,决心重筑被高第放弃的大凌河、右屯二城。不料,就在大凌河城刚修完一半的时候,后金军队突然围城,至十月祖大寿诈降,大凌河失守。这年十一月,孙承宗受到弹劾,第二次被排挤下台。

  孙承宗此次回乡之后,埋首于著述之中,还经常与老部下鹿善继等人切磋学问。崇祯十一年(1638)十一月,清军入塞伐明,为了防备清军进攻,孙承宗动员在山东当知县的长子孙铨捐资买砖,把高阳土城改建成砖城。

  十一月初九,当清军进攻高阳城的时候,孙承宗以76岁高龄,率领全家及高阳民众登城抵抗,由于兵力相差悬殊,高阳城破,孙承宗被俘后拒绝投降,清军将领出于对孙承宗的敬重,允许孙承宗自尽而亡。

  孙承宗三次悬梁上吊,看守的清兵于心不忍,三次将其救下。到傍晚,清兵换防,孙承宗坐在一张椅子上,令两个清兵用白绫将自己勒死,从容而壮烈地结束了生命(一说最后仍是悬梁自尽)。

  在保卫高阳城的战斗中,孙承宗的6个儿子、2个侄子、12个孙子和侄孙殉国,全家老小40余人遇难,无一人变节,可谓满门忠烈。得知孙承宗死讯,崇祯皇帝“嗟悼,命所司优恤,复故官”。南明福王政权时,追赠孙承宗为太师。孙承宗誓死守土的精神和忠勇抗敌的义举,永远铭记在史册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s://www.wzchild.com/renwenkexue/79.html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