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56net手机版_www.56.net_56net亚洲必赢官网欢迎您!!!

白先勇细说红楼梦颜纯钩

来源:https://www.wzchild.com 作者:人文科学 人气:153 发布时间:2019-06-15
摘要:前年白先勇先生到香港,我们见面时他提到即将在台湾大学开一门课,专门探讨《红楼梦》的小说艺术。他说在美国教书时,《红楼梦》也是他长期执教的课程,这一次受台大之邀,为

  前年白先勇先生到香港,我们见面时他提到即将在台湾大学开一门课,专门探讨《红楼梦》的小说艺术。他说在美国教书时,《红楼梦》也是他长期执教的课程,这一次受台大之邀,为台湾大学生开这门课,也是还一种心愿。

  他说台湾时报出版社特派了一位编辑去旁听这门课,准备录下音,将来整理成一本书。当时我即表示,希望他授权给天地图书在香港出版这部书,他也即时同意了。

  今年书展前一两个月,传来《白先勇细说红楼梦》即将在台湾出版的消息,我即写电邮向白先生查询,希望将香港版授权给我们,为赶书展,甚至直接向时报出版社购买版式也可以。白先勇着我与时报出版社联络,后来时报出版社经研究,还是婉拒了合作的要求。

  当时确实是很遗憾的,也懊恼没有早一点主动去联络,但后来我收到时报寄来的、白先勇签名的赠书,才明白时报的婉拒是有理由的。书做得太漂亮太讲究,以香港如此有限的市场,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动用巨额资源,不惜工本去包装一本书。

  《白先勇细说红楼梦》上、中、下三巨册,全部硬皮精装,泥金色细纹绒布封面,封面上用黑色激凸处理董阳孜书法题字,作者“白先勇”三字则用白色激凸处理。另外一小册精装薄本,彩色印制了十五幅“彩绘红楼人物画”,封面也是泥金底黑字。三大一小精装单册外面,用一张泥金黑字大环衬包裹起来,再套入一个硬皮书匣,书匣四周宫红色底,封面“细说红楼”五字金色套印,“白先勇”三字仍印白色,正面上方镂空雕传统扇形窗花。书匣制作精美,三大一小单册严丝密缝套入匣内,要很小心慢慢往外推,才能将书取出来。

  如此“大阵仗”的包装,在设计和制作上都花了大功夫大成本,这在香港是不可能的,因此收到赠书后,我也就心平气和,只有暗自佩服了。

  “彩绘红楼人物画”没有署作者名,可能原件也散佚不全,只取了十五幅,插画线条流丽,设色典雅,画中人与景融为一体,附此插画,可助读兴。

  白先勇为这本书写了一篇长序“大观红楼”,介绍台大课程的来龙去脉,大体交代了他大半生研读《红楼梦》的基本心得,归纳了他对《红楼梦》艺术成就的基本看法。另外一篇序是台大新百家学堂执行长柯庆明的“白先勇细说《红楼梦》出版弁言”。

  在序言中,白先勇着重分析了《红楼梦》不同版本的异同,他特别推崇“程乙本”,也即由程伟元、高鹗整理而成的一百二十回本,他说近年来已经有不少研究者认为高鹗不是后四十回的续书者,而是后四十回本来就是曹雪芹的原稿,由程伟元蒐集得来,再与高鹗“细加厘剔,截长补短”修辑而成,他们又声言“至其原文,未敢臆改”。白先勇认为后四十回无论在文字风采和艺术价值上,都不输给前八十回,甚至某些地方有过之。“《红楼梦》人物情节发展千头万绪,后四十回如果换一个作者,怎么可能把这些无数根长长短短的线索一一理清接榫,前后成为一体,例如人物性格语调的统一就是一个大难题。”不能想像这种艺术上的统一是由曹雪芹之外另一个人来完成的。

  白先勇在“序”里也细说了流行的“庚辰本”中一些明显的错误,举出不少实例,从小说艺术、美学观点的角度去比较两个版本的得失。显而易见,作为小说家的白先勇,对小说人物和情节的观察与分析,有比理论研究者更地道的眼光。

  张爱玲很不喜欢后四十回,她曾说一生中最感遗憾的事就是曹雪芹写《红楼梦》只写到八十回没有写完,而白先勇却认为,“我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情之一,就是能够读到程伟元和高鹗整理出来的一百二十回全本《红楼梦》”。不同的人读《红楼梦》,总是读出不同的东西来,这恰恰就是《红楼梦》的迷人之处。

  在随后的“绪论:从红楼梦导读到细说红楼梦”中,白先勇更提纲挈领地提醒读者,读《红楼梦》要注意两条线,一条是贾府的兴衰,一条是宝玉的出家,前者是一个封建家族的悲剧,后者是个人生命的悲剧,而从两方面的悲剧出发,印证了作者对世道人生的证悟。显然,世人读红楼,既要有微观的细味,也不可忽视宏观的归纳,贾府盛衰与宝玉出家这两条线前后贯穿,是《红楼梦》情节的关键脉络,沿这两条脉络去追寻,不论从哪里切入,都可触摸到小说幽微精妙的内核。聚散匆匆繁华易歇,流水落花千古同悲,《红楼梦》之所以感人,正如鲁迅说的:悲剧是把人世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

  世人读红楼,各有不同读法,有的像解谜一样套入当年满清朝廷的政治斗争,有的考证曹雪芹的家世、大观园的旧址,有的研究书中的庭园、摆设、菜式、药方等等,“文革”中盛行以阶级斗争的理论去分析,那时乌进孝的帐单都红过一阵子。夏志清教授在他的《中国古典小说》中提到一个观点,说《红楼梦》中的一些枝节人物和情节其实可以删掉,腾出文字来写好主要人物。夏公精研现代西方小说作品,他对《红楼梦》的这个看法,当然是有来历的,可惜没有深入展开。夏志清对《红楼梦》的分析,与白先勇细读红楼,都是从小说艺术的角度出发,对小说的结构、人物、情节和象征、描写、对话、细节等等方面作出深入剖析,这种立足于小说本体,重视写作技巧的讨论,对于普通读者理解精典作品来说,才是更直接而富启示性的帮助。

  中国近当代有成就的作家中,很多都受过《红楼梦》的影响,他们的作品中,都可以嗅到《红楼梦》的某种味道,有时是那种悲天悯人的情怀,有时是人物的音容笑貌,有时是文字的精雕细凿。各人读《红楼梦》有不同怀抱,也从《红楼梦》中读到不同的世情和人性,更从《红楼梦》学到运用中国精彩的文字,体会中国传统小说的艺术精华。

  续《红楼梦》是现世不可能成功的事情,当代人续红楼,更因社会背景的落差,文化素养的欠缺,根本无法融入《红楼梦》那个庞杂绵密的世界,再加上语言的隔膜,生活趣味和生活习惯的陌生,做起来顾此失彼、画虎类犬的事,简直无可避免。内地作家端木蕻良、刘心武,都做过这件吃力不讨好的事,实际上也证明不成功。

  一个文学巅峰在面前,只好仰望它,观摩它、细味它,像白先勇这样,仔仔细细再三捧读(说过,《红楼梦》没有读过五遍就没有发言权),用心咀嚼,从中体味它的精神境界和艺术造诣,这样才算不辜负作者“呕心沥血,披阅十载”的苦心。

  小说家解读《红楼梦》,比起红学家,更能体味作者的用心,白先勇这三巨册《细说红楼梦》,是合该静心细读,用心领会的。说实话,读懂了《红楼梦》,对于世道人生,当会有更深入的体会,即使今日全球化摧枯拉朽,科技日新月异,但基本人性还是根深蒂固的。

https://www.wzchild.com/renwenkexue/214.html

最火资讯